1. <mark id="e7j7h"></mark>
            <output id="e7j7h"></output>

            <big id="e7j7h"><strong id="e7j7h"></strong></big>

            <small id="e7j7h"></small>

            中美金融科技監管求同存異:遏制套利 提升效率

            專題庫
            陳植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2018-09-12 10:02:05 金融科技金融科技監管 金融科技

            核心提示中美在金融科技的監管動向變化,儼然成為其他國家提升金融科技監管效率的主要參照對象。

              監管之道

              “中美金融監管部門都在落實中心化監管,遏制以往多頭監管所衍生的監管套利行為。”融360創始人葉大清分析。

              隨著金融科技蓬勃發展,如何讓監管跟上市場發展步伐,儼然成為近期各國金融監管部門日益關注的話題。

              “事實上,各國金融監管部門都在相互汲取不同國家金融科技監管經驗與成功操作案例,不斷完善自身金融科技監管水準。”融360聯合創始人兼CEO葉大清在近日舉行的“2018朗迪中國峰會(LendIt China)”間隙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直言。

              在多位與會金融科技平臺人士看來,作為全球金融科技產業發展的兩個大國,中美在金融科技的監管動向變化,儼然成為其他國家提升金融科技監管效率的主要參照對象。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近年中美兩國金融科技監管歷程截然不同。相比中國“由松到緊”的監管脈絡,美國的監管軌跡則是“由緊到松”。但需要注意的是,隨著金融科技產業成交量、參與人數呈現飛速發展,中美兩國的金融科技監管側重正不斷趨同。概括而言,雙方均致力于改變多頭監管局面以遏制監管套利行為發生,促進一致性監管與穿透性監管,加強投資者權益保護,以及借助最新科技力量提升監管效率。

              “這已經給很多國家提升金融科技監管效率帶來新的啟示。”一位在東南亞布局消費信貸業務的國內金融科技平臺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近日,他聽說東南亞國家金融監管在強化當地金融科技平臺牌照制監管同時,已著手制定新的監管條款落實業務穿透式監管,以此保護投資者權益。

              中美金融科技監管“異同”

              在捷越聯合首席風控官金可治看來,中美兩國金融科技監管歷程之所以截然不同,與當時宏觀經濟環境變化有著密切關系。

              具體而言,美國網貸、智能投顧等金融科技產業在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后興起,恰逢美國正對金融產業采取從嚴監管,因而美國金融科技產業自然被納入持牌金融機構監管范疇,對合格投資者準入(主要接受機構投資者資金),業務穿透式監管,資本實力,投資者權益保護都采取相當嚴格的監管措施;相比而言,中國經濟沒有經歷過次貸危機引發的零售金融業務系統性風險等金融動蕩狀況,因此以更寬容的態度看待P2P網貸等金融科技產業快速發展。

              “不過,現在中美兩國都在對自身金融科技監管思路進行完善修正。”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以美國為例,現在美國金融監管部門思考較多的,是以往從嚴監管是否限制了本國金融科技創新能力,削弱美國在金融科技領域的全球競爭力,因此美國一些監管部門正嘗試對當地金融機構運用人工智能與大數據技術開展業務創新采取扶持態度。

              與之形成反差的是,隨著中國金融科技產業成交量與投資者迅猛增加,中國金融監管部門正采取從嚴監管措施強化P2P網貸平臺等金融科技平臺合規操作與落實投資者權益保護,避免行業系統性金融風險出現。

              “甚至不少國內金融科技平臺相信未來中國P2P網貸行業的監管重心,將從備案制向牌照制轉變。”一家國內金融科技平臺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在融360創始人葉大清看來,盡管中美金融科技監管歷程截然不同,但當前兩者的監管思路正越來越呈現“趨同”跡象。

              “首當其沖的,就是中美金融監管部門都在落實中心化監管,遏制以往多頭監管所衍生的監管套利行為。”他分析。

              “中國也面臨類似多頭監管問題,不同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對P2P網貸平臺合規操作驗收與備案標準存在差異,同樣容易觸發監管套利行為。”他表示,所幸的是,當前中美兩國都意識到這個問題,開始對金融科技產業落實一致性監管與穿透式監管,讓眾多金融科技平臺難以利用多頭監管尋找監管套利機會。

              金可治對此感同身受,多年的中美消費金融風控工作經歷,讓他意識到中美兩國在金融科技平臺風控方面的監管側重點進一步趨同。

              “在美國次貸危機爆發后,美國金融監管部門對零售金融系統性風險進行反思,發現大量金融機構風控決策過度依賴借款人信用評分,但這僅僅對借款人過去還款意愿與還款能力進行了評估,并不能準確判斷他未來的還款能力與還款意愿,因此美國監管部門下達了一項硬性監管指標,所有金融機構必須對借款人還款能力進行量化評估。”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無獨有偶,這項監管重點正被中國金融監管部門迅速采納吸收,近期百行征信公司的設立,某種程度旨在解決借款人多頭借款問題,讓國內金融科技平臺可以更準確地量化評估借款人的還款能力與真實負債狀況。

              在上述國內金融科技平臺負責人看來,與加強金融科技平臺風控監管如影隨形的,是中美金融監管部門都致力于強化投資者權益保護。早在美國金融科技產業興起初期,美國金融監管部門就要求lending club等網貸平臺面向合格投資者(主要是機構投資者)募集資金,以此減輕大眾個人投資者的投資風險;目前,中國金融監管部門則要求金融科技平臺采取措施,充分尊重并自覺保障金融消費者的財產安全權、知情權、自主選擇權、公平交易權、受教育權、信息安全權等基本權利。

              “事實上,這意味著中美兩國圍繞金融科技監管正達成更多共識,即金融科技的實質依然是金融與風險管理,因此針對傳統金融機構的諸多監管措施依然在金融科技領域不可或缺。”他分析說。不過,針對金融科技產業的監管,中美金融監管部門同樣奉行“師夷之長以制夷”的做法,積極引入最新科技提升監管效率。

              狐貍金服聯合創始人周霖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以區塊鏈技術為例,當前區塊鏈對P2P網貸行業的監管效率提升,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加強交易透明度,即通過多個合作伙伴的共同驗證,替代依靠專業人士發現平臺經營問題的監管做法,從而強化P2P網貸平臺運營風險監管的準確性;二是強化監管的及時性,以往監管部門只能等待平臺遞交經營數據后才能發現經營風險問題,導致監管跟不上市場變化,在區塊鏈技術的作用下,監管部門可以直接在區塊鏈平臺上看到平臺最新的運營數據與業務風險狀況變化,提出風險化解應對要求;三是整合上下游共同監管,以往監管部門主要依靠平臺“自證清白“落實合規檢查,但無法判斷平臺是否真正做到合規運營。在區塊鏈技術支持下,出借方、第三方信用評估方、借款方都能共同相互驗證借款標的與資金流向真實性,一旦發現平臺存在自融或資金池等違規業務就能迅速舉報。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鑒于區塊鏈技術所帶來的監管效率提升優勢,當前美國金融監管部門正鼓勵監管科技平臺加快研發基于區塊鏈的監管科技運作模式。

              “相比而言,當前國內不少金融科技平臺對此還在內部孵化階段。”周霖指出。所幸的是,中國金融監管部門正密切關注上述區塊鏈監管科技的發展動向,推動金融科技產業監管長效機制的建立。

              強監管與創新的“平衡點”

              在多位金融科技業內人士看來,當前中美金融監管部門對金融科技監管的另一項挑戰,就是如何在數據保護與推動業務創新之間找到理想的平衡點。畢竟,當前大量金融科技創新主要得益于大數據的采集分析處理,一旦數據保護監管趨嚴,將導致金融科技產業創新能力驟然下降。

              “正是意識到此前從嚴監管遏制了美國金融科技產業創新發展,近期美國金融監管部門才開始對人工智能、大數據應用技術持更加寬松的監管態度。”富數科技CEO張偉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事實上,當前中國在金融科技應用領域發展速度比美國更快,很大程度也是得益于數據采集分析處理的政策更加“寬松”。

              具體而言,當前美國金融監管部門在鼓勵利用大數據技術驅動金融科技創新同時,對數據運用依然有著明確的監管邊界,即美國監管部門明確要求數據所有權屬于個人,金融科技機構僅僅是數據托管方,只有得到個人授權,金融科技機構才可以開展相關數據分析處理,用于金融科技創新。

              相比之下,中國在數據保護方面的監管之所以更加“寬松”,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國相關部門尚未明確數據所有權歸屬問題,但要求采集獲取數據的電商或金融科技平臺必須落實數據保護的責任。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這令中國數據保護存在某些監管盲點——比如誰負責數據在保管存儲過程不被竊取,依然沒有明確的監管細則。在實際操作過程,這往往帶來不少灰色操作空間,比如部分金融科技平臺會利用爬蟲技術,采集借款人的大量個人隱私信息。

              “事實上,中國相關部門對數據類型有著嚴格分類,主要分成個人非授權數據信息與授權抓取信息,前者主要是個人在一些網站瀏覽的公開數據,后者則涉及個人隱私數據(包括個人公積金、社保信息等),但由于相關數據在存儲保管過程的保護監管政策尚未明確,導致部分金融科技平臺利用爬蟲技術直接獲取需個人授權才能得到的隱私數據,用于加強借款人欺詐風險審核或反欺詐模型產品研發賺錢。”一家國內金融科技平臺技術研發主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

              在他看來,隨著5月底歐盟出臺的《通用數據保護條例》(簡稱GDPR)明確金融科技與電商平臺每次使用個人數據,都需要明確用途并獲得個人授權,并將上述監管范疇擴大到歐盟以外的電商等機構平臺,令未來金融科技平臺基于海量數據采集分析的業務創新前景蒙上一層陰影。

              “不排除美國與中國的數據保護監管政策會向GDPR靠攏,若這兩個國家照搬GDPR的監管思路,不少依賴海量數據開展業務創新的金融科技機構可能面臨消亡。”張偉奇坦言。

            責任編輯:王超

            收藏

            • 最新
            • 最熱

              點擊加載

                點擊加載

                我要評論
                普通評論
                游客

                登錄后參與評論

                為你推薦

                  暫無相關推薦
                  財源源二維碼
                  合作媒體

                  中國網絡電視經濟臺 | 和訊銀行 | 新浪理財 | 鳳凰理財 | 騰訊網 | MSN理財 | 網易科技 | 中華財會網 | 第一財經網 | 北京商報網 | 和訊科技 | 財新網 | 中國網理財 | 金融界銀行 | 光明網經濟 | 東方財富網 | 經濟觀察網 | 中國經營網 | 賽迪網 | 新華信息化 | 中關村商城 | 同花順金融服務網 | 環球網財經 | 投資時報 | 鈦媒體 | 中國金融新聞網 | 新華網財經 | 人民網金融頻道 | 中文互聯網數據研究資訊中心 | 中金在線 | 外匯 | 品途網

                  体彩排列3预测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