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ark id="e7j7h"></mark>
            <output id="e7j7h"></output>

            <big id="e7j7h"><strong id="e7j7h"></strong></big>

            <small id="e7j7h"></small>

            “聯姻”金融科技 大行小行各有所圖

            專題庫
            來源:經濟參考報 2018-09-20 10:24:18 金融科技大行小行 金融科技

            核心提示商業銀行對金融科技的投入正不斷升級,而其與外部金融科技機構的合作模式也在發生變化。

              商業銀行對金融科技的投入正不斷升級,而其與外部金融科技機構的合作模式也在發生變化。日前由普華永道發布的《2018年中國金融科技調查報告》顯示,銀行業更加關注風控、反欺詐等領域,因此相對于業務層面的合作,他們對于金融科技的應用成果較感興趣。而在獲客、開展信貸業務合作、合資提供金融服務,或者對金融科技公司投資等更為直接的合作方式上,商業銀行仍然將其排在較低的優先級上。業內人士指出,銀行與金融科技機構合作簽約眾多,不過,金融科技公司與中小銀行在合作方面互補性會更強,而與大型銀行的合作則不及預期。展望未來,大型銀行會更傾向于自主研發。

              合作日趨深化

              普華永道新近發布的《2018年中國金融科技調查報告》顯示,各類機構對金融科技的投入和應用在不斷深化。超半數的受訪傳統金融機構正通過不同形式自主進行金融科技的研發和應用,亦或選擇與金融科技公司建立多樣化的合作模式。

              公開信息顯示,商業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頻繁,一方面,中、農、工、建四大行分別與騰訊、百度、京東和阿里進行了戰略合作;另一方面,多家股份制銀行和城商行、農商行與金融科技公司達成合作協議。

              而銀行與金融科技機構的合作也涉及方方面面。在技術層面,金融科技機構向銀行輸出,例如反欺詐、風控、人工智能(AI)等技術應用成果。與此同時,銀行也與金融科技機構聯合進行技術研發,如去年6月,農行和百度金融、中行和騰訊均合作成立了金融科技聯合實驗室。去年底,南京銀行、阿里巴巴以及螞蟻金服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合作三方將依托“數據共創實驗室”,共同進行中小企業金融、個人金融等方面數據模型和數據應用的探索,并通過云服務共同為由南京銀行主發起設立的鑫合金融家俱樂部119家中小銀行輸出技術、業務和場景。

              “一些股份制銀行需要從原來傳統銀行的模式向分布式架構發展,我們會在AI技術層面合作更多的應用產品,例如以AI為基礎的智能客服等。”京東金融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另外,銀行與金融科技機構的合作也包括外部大數據獲取、客戶引流、開展聯合貸款等業務層面。如常熟農商銀行最近與騰訊理財通合作推出了一款名為“周轉”的借款產品,目前處于小范圍推廣中。

              模式漸趨“技術層面”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監管環境的變化,近年來金融科技公司與傳統金融機構合作的策略有所轉變,回歸技術層面的合作正逐漸成為趨勢。

              普華永道調查結果顯示,當前商業銀行和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主要側重于通過金融科技公司促進自身的科技能力建設,實質上仍然是較為間接的合作方式。商業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在應用成果、如反欺詐、加密、風險控制等領域的合作最多;獲得金融科技技術和能力的轉移、獲得外部大數據以開發相關應用也是兩者合作較為頻繁的方面。

              上述報告指出,銀行業由于其行業特殊性及監管嚴格性,更加關注風控、反欺詐等領域,因此相對于業務層面的合作,他們對于金融科技的應用成果較感興趣。而在獲客、開展信貸業務合作、合資提供金融服務,或者對金融科技公司投資等更為直接和激進的合作方式上,商業銀行仍然將其排在較低的優先級上。

              普華永道中國金融業數字化轉型管理咨詢合伙人王建平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一方面,對于金融科技企業的金融服務而言,金融牌照的壁壘及資本金要求高,與互聯網企業的輕資本和輕資產的模式相悖,且發展到一定階段會遭遇更加嚴格的監管,因此,金融科技行業巨頭紛紛進行“去金融”戰略調整,因此在持牌業務拓展方面,將更加依賴傳統金融機構。另一方面,傳統金融機構傳統渠道和產品經過多年建設,難以一步式跨越到新模式,同時銀行安全穩定運營的基本價值取向,決定了未來信息化建設不能完全照搬金融科技公司的做法,但是會采用拿來主義,采購金融科技公司的部分核心技術或者成立聯合實驗室等模式,構筑技術壁壘。

              “傳統金融機構感興趣的技術是大數據、AI、云計算和區塊鏈,也是金融科技公司最有可能向傳統金融機構進行輸出的。”王建平表示。

              中小銀行合作互補性更強

              值得注意的是,傳統金融機構已越來越重視金融科技的研發和應用,且不甘于單純依賴外部金融科技公司的能力,而是更加重視自主研發和實踐能力的培養。工行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去年其投入了300人的新技術研究團隊,組建了“七大創新實驗室”,全面布局金融科技各技術領域。經過一年多的集中技術攻關,目前在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物聯網等領域都形成了可面向內外部開放、輸出的企業級技術成果。

              公開信息還顯示,不少金融機構都陸續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興業銀行、平安銀行、招商銀行此前相繼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興業數金、金融壹賬通、招銀云創。今年4月,建設銀行打響了國有大行成立金融科技公司"第一槍",宣布成立全資子公司建信金科;5月,民生銀行宣布民生科技在京正式成立。

              王建平表示,自主研發的優勢是更好的控制技術、人才和資源;弊端是技術開發與維護成本高,開發周期長,應用較慢。外部合作的優勢是無需投入大量成本,推向市場時間較短;弊端是合作關系貨幣化,雙方磨合困難,存在潛在文化沖突。特別針對大型傳統金融機構,未來還是外部金融科技公司的潛在競爭對手。

              “大型銀行更傾向于自建團隊。我們在調研中發現,它們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的點并不是很清晰。反觀中小銀行,它們和金融科技公司在合作方面互補性會更強,因為中小銀行往往沒有實力進行巨大的投入,它們就更需要借力。”他說。

              恒豐銀行研究院研究員唐麗華表示,大型商業銀行與金融科技巨頭的合作并沒有達到預期,其原因一方面是雙方就核心優勢、核心數據進行互換的目標難以實現,使得雙方以優勢互補為前提的戰略合作難以推進;另一方面是雙方合作的基礎差異較大,包括文化差異、組織機制差異等,也使得合作推進的進程緩慢。而銀行方出于對數據信息安全性和核心技術話語權等因素的顧慮,也很難使得雙方合作走向深入。

              京東金融表示,與其合作的每一家金融機構的需求不盡相同。比如國有大行或者一些較大規模的股份制銀行,其本身業務能力很強,但是在年輕客群的經營上需要有一些突破,京東金融和其合作可幫其更好的洞察用戶,而且可以為銀行連接新的場景和客群。一些股份制銀行則需要從原來傳統銀行的模式往分布式架構上去發展,京東金融會在AI技術層面合作更多的應用產品,例如以AI為基礎的智能客服等。而與區域性小銀行的合作則更多的是某一個業務的全方位合作,例如其推出的“北斗七星”全流程智能信貸產品和融信云,更多的是面向區域性的銀行,可幫助中小銀行及新興民營銀行從“零”啟動零售信貸,將籌備期從至少半年縮短到一個月,增強銀行的獲客和活客能力,幫助中小銀行將零售信貸規模最高提升40%。

            責任編輯:陳愛

            收藏

            • 最新
            • 最熱

              點擊加載

                點擊加載

                我要評論
                普通評論
                游客

                登錄后參與評論

                為你推薦

                  暫無相關推薦
                  財源源二維碼
                  合作媒體

                  中國網絡電視經濟臺 | 和訊銀行 | 新浪理財 | 鳳凰理財 | 騰訊網 | MSN理財 | 網易科技 | 中華財會網 | 第一財經網 | 北京商報網 | 和訊科技 | 財新網 | 中國網理財 | 金融界銀行 | 光明網經濟 | 東方財富網 | 經濟觀察網 | 中國經營網 | 賽迪網 | 新華信息化 | 中關村商城 | 同花順金融服務網 | 環球網財經 | 投資時報 | 鈦媒體 | 中國金融新聞網 | 新華網財經 | 人民網金融頻道 | 中文互聯網數據研究資訊中心 | 中金在線 | 外匯 | 品途網

                  体彩排列3预测专家